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金算盘免费全年资料 > 张惠妹 >

上一个狗年给我们留下的不止是春晚

发布时间:2019-06-17 05:01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2018 狗年春晚已经落下帷幕,王菲和那英这对姐们儿,跨越 20 年后再度春晚同台,演唱《岁月》,一个清澈悠远,一个大气雄浑。从那英的眉毛,到王菲娇嗔的一句「你不看我」,都引人注目。

  而岁月的年轮转过一圈之后,我们才发现,2006 年给我们留下的,不止是春晚。

  《说事儿》并非是赵本山和宋丹丹的首次合作,它的前身是 1999 年的《昨天今天明天》——那次的合作,只能用上一个「巧」字形容。

  彼时,赵本山手上已经有了剧本,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搭档,就抱着「试试看」的心态,去找宋丹丹谈合作。

  宋丹丹原本不打算和赵本山合作,她要和之前一起演《超生游击队》的老搭档黄宏合演小品,只可惜黄宏当年拿不出好作品送选,于是,她才答应下赵本山的邀约。

  没想到,俩人初次搭档产生的化学效应,竟然比他们之前在春晚上演过的所有节目都强大。

  赵本山的喜剧生涯还在继续,他成立的「本山传媒」,捧出了小沈阳、宋小宝、文松等一个个形象鲜明的新一代笑星。被称作「东北红楼梦」的《乡村爱情》,今年也拍到第 10 部了。

  宋丹丹用行动证明着,自己不止是个笑星,还是个演员——她在《家有儿女》出演通情达理的母亲刘梅,在《演员的诞生》里对新生代演员们谆谆教诲,还活跃在要求极高的话剧舞台上。

  无论是将喜剧进行到底,还是积极突破,很多年后,观众们终于意识到,曾经让我们捧腹的「白云黑土」两位老夫妇,都是艺术家。

  2006 年的春晚舞台上,有个节目叫「 2005 流行风 」,庞龙、林俊杰、水木年华、Twins 轮番登台,演唱了自己在 2005 年推出的大热单曲:《你是我的玫瑰花》《一千年以后》《完美世界》《见习爱神》。

  在世纪交接的巨大动荡之下,华语乐坛迎来新一轮的井喷:周杰伦、孙燕姿、蔡依林、梁静茹、萧亚轩、张韶涵、王心凌、杨丞琳、林俊杰等歌手相继在那几年出道,华语乐坛的中心逐渐从香港转向台湾。

  林俊杰有《曹操》、杨丞琳有《左边》、梁静茹有《亲亲》、萧亚轩有《表白》、郭美美有《不怕不怕》、王冰洋有《飞舞》……

  周杰伦在那一年,依旧势不可挡,他给《霍元甲》和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唱了主题曲,还出了一张专辑叫《依然范特西》。

  光是那一年,他的大热单曲就要用上整整一只手才数得完:《霍元甲》《听妈妈的话》《本草纲目》《千里之外》《菊花台》,从年头播到了年尾。

  那一年,他还给很多大牌写了歌:梁静茹的《失忆》、梁咏琪的《给自己的情歌》、伊能静的《念奴娇》、许慧欣的《诗水蛇山神庙》、徐若瑄的《美人鱼》……几乎首首都叫好又叫座。

  可是,那一年他在台湾的唱片销量榜单上屈居第二,排在第一的,是再次转型的蔡依林,她发行的专辑叫做《舞娘》。

  当时,蔡依林转投百代,专辑里早就不再有周杰伦写的歌,但事业却更上一层楼,《舞娘》《假装》《马德里不思议》《 Mr.Q 》《蠢蠢欲动》……歌曲烂大街,连造型和舞蹈,也成为少男少女们争相讨论的焦点。

  第二年,蔡依林的《特务 J 》和周杰伦的《我很忙》再次在年榜上对打,蔡依林又拿了冠军。

  有媒体问及此事,周杰伦将矛头直指当时百代的总经理陈泽杉,称他花重金为旗下的歌手买榜,手段卑劣——此举当然也波及到了蔡依林,一对曾经的金童玉女,因此事闹了些不愉快。

  2010 年,蔡依林在周杰伦的「超时代」演唱会上现身,两人合唱《给我一首歌的时间》,终于打破了这段不和传闻。

  2006 年,有一个来自台湾的女歌手,在两岸三地红得发紫,势头直逼各大天后。

  她是张韶涵,出了一张专辑叫《潘朵拉》,唱片里热门单曲众多,不输前辈:《隐形的翅膀》《潘朵拉》《香水百合》《喜欢你没道理》《口袋的天空》……

  隔年央视春晚,张韶涵登台演唱了《隐形的翅膀》,让这首歌正式「飞入寻常百姓家」。

  登上春晚那一年,她和吴尊联袂主演的《公主小妹》在内地爆红,还在年头年尾分别推出《梦里花》《 ANG 5.0 》两张专辑。

  《 ANG 5.0 》听起来可能有点抽象,这张专辑里不仅有几首《公主小妹》的原声歌曲(《不想懂得》《我恋爱了》等等),还有一首周杰伦写的歌,叫《亲爱的,那不是爱情》。

  有好声音,绝佳的长相,演技也不赖,原本她的事业就应该如此,顺风顺水,直登后座。

  没想到,2008 年,她被自己的母亲一纸诉状告上公堂,脑袋上顶着大大的「不孝」二字,再也没有人关心她的歌艺和演技,大家开始兴致勃勃地讨论她的家事。

  其实在 2009 年,张韶涵发了一张专辑,但是为了不让宣传活动成为媒体对家丑事件刨根问底的修罗场,这张唱片 0 宣传。

  还好,2018 年,她在《歌手》舞台上重新绽放,唱《梦里花》、《阿刁》,唱《情人流浪记》。

  她说,这些歌里,都有自己的影子——一个被俗世伤害过无数遍,却不改善良初心的流浪者。

  一首首现场佳作、担任主持人时可爱俏皮的表现,还有出彩的衣品和妆容,圈下新粉无数。

  2006 年,曾经红极一时的乐团 F.I.R 发行第三张专辑《飞行部落》,专辑声势大不如前,之后便每况愈下。

  2017 年末,传来他们的新消息:团长陈建宁没有经过协商便代表飞儿乐团与华研签约,主唱 Faye 心中不满,团体关系岌岌可危。

  2006 年登上春晚的 Twins ,没过两年,也遇上了轰动华人世界的「XX门」,团体行动被迫搁浅,阿 Sa 单飞发展,又招惹了隐婚事件,真可谓祸不单行。

  12年后,我们在湖南卫视的春晚上看见 Twins 再度唱起《见习爱神》,巧笑倩兮,美丽不减当年。

  2006 年,诞生于「选秀元年」的几位超女,先后发表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。

  冠军李宇春的《皇后与梦想》大卖 50 万,再度拔得头筹。 周笔畅、张靓颖、何洁的专辑,也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

  虽然黄雅莉在比赛中只得了第 6 名,但那一年,她推出首张专辑《崽崽》,专辑里有一首歌叫《蝴蝶泉边》,成为了她的代表作。

  很多人都在讨论 05 超女,却没有注意到 04 年的超女冠军安又琪也发表了一张专辑,叫《谈情说爱》,那里面的歌,制作精良,首首都堪称经典,无奈安又琪生不逢时,这张专辑销量惨淡,艾回便不再为她发片。

  2006 年,《超级女声》依旧办得火热,当年的三甲是尚雯婕、谭维维和刘力扬。

  尚雯婕一开始在唱片公司的包装下,走起了小资路线,人没有红,自己也觉得特别别扭;

  2009 年,她放飞自我,开始写做电子,造型比以前出位不少,招来的非议却比认同多。

  直到后来,她发表了两张精彩绝伦的唱片,并于 2013 年登上《我是歌手》第一季,人们才知道,原来这个疯疯癫癫的「中国 Lady Gaga 」,是真的有实力。

  谭维维的星路也不算顺利,公司不给她出唱片、自己开酒吧还赔了好多钱,2010 年,她出了首歌叫《谭某某》,把自己入行几年来的辛酸史一一道来。

  无巧不成书啊,2015 年,在连续两届担任帮唱嘉宾后,谭维维登上《我是歌手》第三季的舞台,几首精彩的改编,让她成为了那一届的无冕之王。

  2006 年,不止有《超级女声》一档选秀,《我型我秀》《加油好男儿》都办得如火如荼。

  那一年,张杰还在被雪藏,陷入低潮,谁能想到,第二年,他参加《快乐男声》,和谢娜的绯闻轰动全国,现在连孩子都有了。

  在这里,想多嘴劝诸君一句:「一时失志无免怨叹,一时落魄无免胆寒」,命运总会给坚持的人以厚待。

  05 年年底,《终极一班》播出,一把火烧到对岸来,校园里的男生女生们,讨论的全是什么汪大东、丁小雨、亚瑟、石中剑云云,热情不亚于讨论现在的孙尚香、大乔、李白、鲁班……

  《终极一班》里的四个男生,组了个男团叫飞轮海,在第二年就发行了首张专辑,还和师姐田馥甄合作了一首《只对你有感觉》,因为电视剧的大热,专辑顺势大卖。

  女子天团 S.H.E 里那个大大咧咧的假小子 Ella ,跑到《花样少年少女》里继续男扮女装,和师弟汪东城、吴尊谈起了恋爱,再度风靡校园。

  那一年,在台湾还有一个人气能和飞轮海相抗衡的男子组合 —— 183 club,同样在 05 年因偶像剧《王子变青蛙》走红。

  2006 年,他们也发表了首张同名专辑,并再次出演另外一部大热偶像剧《爱情魔发师》。

  后来的故事,你们也知道了:183 club 在 2008 年解散,飞轮海在 2011 年之后就不再合体发表作品。

  2006 年,韩庚以 Super Junior 成员的身份回国,出席青岛中韩文化节,3 年后,他和组合解约,闹了场不小的风波。

  2006年,鹿晗还在海淀外国语实验学校读书,但长相帅气、担任足球队长的他,已经有了自己的百度贴吧。

  那一年,整个国内电影市场的总票房收入是 26.02 亿—— 还不到一部《战狼 2 》票房的一半。

  当时,排在国产片票房前三的,是张艺谋的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、冯小刚的《夜宴》,还有袁和平执导、李连杰主演的《霍元甲》。

  成本才三四百万的《疯狂的石头》,没有大导、没有巨星,在一众大片的夹击下,成为年度最大黑马。

  不过,好事多磨,当时这部戏拍到一半,因为成本超标,资金短缺,眼看就要拍不成了,宁浩把自己的片酬——10万块钱一咬牙,当成投资成本捐了进去。

  后来,宁浩的第二部电影《疯狂的赛车》拉到了 2000 万投资,足足翻了五倍。

  「博客女王」徐静蕾拍了一部文艺片:《梦想照进现实》,还献唱了同名主题曲,但这部片子最终票房只有 40 万。

  后来,徐静蕾只拍商业片,《杜拉拉升职记》《亲密敌人》《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》……票房翻了几百倍。

  2006 年,有一个叫《中国作家富豪榜》的榜单,首次公布。余秋雨位列榜首,版税收入 1400 万元。

  但在那一年,第三名的韩寒和第五名的郭敬明,两位萌芽于《萌芽》的新锐作家,打了几场口水仗,可谓轰轰烈烈。

  起因是在 2003 年,作家庄羽把郭敬明告上法庭,认为他的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抄袭了自己的《圈里圈外》,郭敬明不断败诉又上诉。

  直到 2006 年 5 月 22 日,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,判郭敬明与出版方赔偿庄羽经济损失 20 万元、精神抚慰金 1 万元,同时要求郭敬明于 15 日内在《中国青年报》上公开道歉。

  败诉的郭敬明虽然赔付了庄羽经济损失,但是态度异常强硬,拒绝道歉。庄羽无奈之下,只好申请法院强制执行,才换来了一封并非出自郭敬明之手的公开道歉信。

  韩寒那时候发了一篇博客,骂郭敬明「下贱」,认为他「弯着腰写作」,支持他的粉丝更是是非不分。

  此后,两人开始了长达十几年的骂战:韩寒说郭敬明的小说是「城乡结合部的人看的」、认为郭敬明「灌输的价值观是很贱的价值观」,而郭敬明则还击「韩寒的杂文还没我旗下的作家卖得好」,如此你来我往,好不热闹。

  最近这几年,他们的中心渐渐从文学转向了商业和电影,两个人走的是完全相反的道路:郭敬明把自己的《小时代》打造成了粉丝经济爆款,依旧花边不断;

  韩寒的《后会无期》和《乘风破浪》则迎来了票房口碑双丰收,也似乎愈加成熟内敛。

  2018 年年初,高一退学的他在微博发表了一篇长文,直言「退学是很失败的事」。

  随着年岁益长,两人之间的战争逐渐偃旗息鼓,接受记者采访时,韩寒表示「有机会我们可以坐下来聊一聊,说不定能成为很好的朋友。」

  上一个狗年,是难忘的一年,它带给我们的,不止有春晚上的欢声笑语,还有一段段难忘的回忆,和后来的沧海桑田,世事巨变。

http://domainrato.com/zhanghuimei/290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