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金算盘免费全年资料 > 吴小莉 >

真实故事:我在淘宝卖假肢

发布时间:2019-07-05 15:40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“采访还是不要了,我这个人不喜欢言谈,也不喜欢抛头露面。“ 在答应采访之后的第六天,丁健突然拉黑了我们,不接电话,只发来一条短信。

  我们试着用电话联络他,打了两次,没有人接,却收到了丁健的微信好友申请,附言写着“有事就在微信上说”,并留下了一个模糊的地理位置。

  丁健似乎依旧没有放下防备,在他眼里我们是个要骗他钱的运营骗子,我们努力表明身份,掏出工作证拍给他看,他回复道“我比较怀疑你们的真实性。”

  失去左腿的丁健,在网上开了一个假肢订做的淘宝店,习惯性地将自己藏在电脑屏幕的背后,“是店主,也是客服,也是发货的”一个人撑起了这家店的所有角色。

  但在他自己眼里,自己似乎依旧是个模糊又重叠的影子,即便是那些在他这里订做了好几单假肢的老客户,都不知道这个在电脑背后的客服本身,也是一个失去了左腿的残疾人。

  南通市兴仁镇的高架路边上,几栋六层高的建筑围城了一个小区,用栅栏门封住了入口,旁边有个很小的单间,住着门卫,从栅栏门进去的第一栋建筑的三楼就是丁健办公的地方。

  见到我们,丁健收起了此前的戒备,没再透露一点怀疑的神情,他站在门口,身体向右倾,手里捏着两个手机,都是屏幕很大的款式,很大方地向我们招手,很自然地安排到,“先去看看办公室,然后我们去农家乐吃个饭。”

  办公的大厅不算宽,左面墙全贴上了镜子,扩大了空间感,正中央放着一些简单的康复设施——几根扶杠,还有一小节楼梯,方便客户适应新定做的假肢,“一般要花个两三天“,丁健在走廊尽头收拾了几间客房,“按照宾馆标间的标准收拾的,方便他们留宿。”

  丁健自己也住在“标间”里,每当有定制难度比较高的客户上门测量残肢数据的时候,他都会全程陪着,晚上就住在最靠里的那间,竖摆着两张床,纯白的床品,靠墙立着一个书桌,没有电视,带着独立的卫浴,和其他间没什么区别,就是厕所多了一张高脚凳,那是丁健洗澡必备的东西。

  送走客户,丁健就回到房间用手机回复线上的消息“咨询的人很多,有时候回着回着就睡着了,第二天一看,信息又堆起来了。”为了不错过每一条询问的消息,丁健设置了提示的闪光灯,晚上关上灯之后,这就成了整个房间唯一的光源。

  由于假肢属于定做商品,需要准确的残肢数据和照片,丁健接待一个客户最少也需要一个小时,最多一天只能接五六单,遇上情况复杂的客户,前期的沟通甚至能持续一个半月。

  “其中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说服上”,直到对方发来可靠的照片和测量数据,丁健才会让对方确认下单,“很多人不愿意拍残肢照片,一提到这个他们就回避,有的人就直接给我一个数据,让我就按这个做。“

  事故发生前,丁健在当地钢铁厂里做活儿,是厂里技术最好的浇筑师傅,上面经常派他出差,“去各地学些最先进的技术”,周围的学徒很多,喜欢给他递烟。

  每天晚上下班,丁健就会跟着几个同事,去离厂子不远的茶馆打打牌,在镇上很少有人打出租,更别说网约车了,“都是骑摩托,方便省力,还好停车”。

  2013年10月,丁健因为加班疲惫,拒绝了同事打牌的邀请,和一位工友一起骑摩托车准备回家,就在这个晚上,平常熟练驾驶的摩托车翻了,丁健倒在了路边的排水沟旁边,一觉醒来,左腿已经被截去,只剩下了不到三十公分的残肢。

  截肢是个大手术,花销并不便宜,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倒下了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妻子担起了照顾家庭的重担,一个人打两份工,周围的朋友邀她去逛街,她也总是推脱,不再给自己买化妆品。

  即便日子如此,妻子也没有抱怨,更没有没有亏待过他,省下的钱都拿去给丁健做康复,为了让丁健能再次行走,妻子二话不说立马借钱给他做个机械假肢,一共要六万五,丁健嫌贵,妻子却拍拍胸脯说这笔钱她来还。

  “她很坚强,没觉得日子过不下去,常常跟我说,有钱就多花,没钱就不花,让我宽心。”

  相对妻子的坚强,丁健却一蹶不振,再也没有跨出过家门,“没有人来看我,我也不想见任何人,之前求你办事儿的人现在都避之不及,感觉人情很冷漠”。把自己锁在卧室的丁健错过了自己大女儿的出嫁,他推脱说有事情来不了,实际上是怕女儿的婆家看见自己,“笑她有个残疾了的爹”。

  丁健是个想法很传统的男人,觉得家庭的重担就得由男人来担,他不能接受残缺的自己,更不能接受妻子和女儿因为他辛苦工作。

  憋着一股劲儿,丁健“总想干点什么”,正好有个朋友来看他,劝他开个淘宝店糊口,丁健开始很拒绝,70年生的他前半辈子都在厂里炼钢,对电脑一窍不通,敬而远之,网上那些诈骗消息让他觉得互联网就是一个无底的黑洞,进去了就很难脱身。

  “但没有更好的办法,总要混口饭吃。”看着妻子早出晚归,还要照顾自己,丁健决定咬牙做下去。他把出嫁的大女儿卧室的电脑搬了过来,开始学习拼音打字,开始的很慢,一分钟打不了二十个字,丁健心里很堵,脾气也上来了,妻子叫他吃饭,他总是嫌烦,只好不停抽烟,“搞得整个家里只有烟味”。

  丁健四十三岁才开始学习电脑,最初连如何下载软件都不知道;也是四十三岁,他开始面对并且努力克服只有一条腿的生活。

  做淘宝店,丁健的目标很清晰,就做假肢,他深知假肢在国内的生态环境,“可以说是暴利”,他希望通过这个东西让很多残疾人了解这些,甚至花一小部分的钱来得到更好的服务——“不光是价格,还有心态”,一个正常人很难去理解那部分不完整的感觉,直到现在,丁健觉得自己也没有被理解,“但在慢慢变好,我自己也找到一点自己的价值”。

  而淘宝店开张的第三天,他就被承认了——这是他第一单生意,对方想定做一个左臂的硅胶美容手,“我第一次指导人家测量残肢,费了不少力,我也担心他不好意思,我就把我自己的情况也告诉他了。”

  这是丁健第一次和客户分享自己的故事,也是最后一次,问及为什么,丁健给出的回答是“觉得不太合适”。

  后来丁健总结了点诀窍,把常见的几种残肢测量方式录了视频,方便了和客户的沟通,还去找了一个专业的拍照片的,想把产品拍规范一点,他还计划去找一个店铺首页设计,他总觉得“现在的页面给人很不专业的感觉”。

  今年七月,一个小伙在这里在丁健这定制了一个美容手,不久前给他留言说“一只手换来一份工作”,丁健主动联系小伙,知道小伙最终获得了一份物业保安的工作,丁健很高兴,在饭桌上说了三四次,“都是残疾人,不容易的”。

  饭后,丁健决定要坐公车回去,并告诉我们不用远送,411路公交很快就到站。

  丁健排着队投币上车,环顾四周,并没有空着的座位,他没有说话,直接走向了车厢尾部,抓着扶杆,身体依旧右倾,向我们投来一个安心的笑容。

  📭Youetme批注:“一个正常人很难去理解那部分不完整的感觉”,我是被这句话戳中了心窝。一个要强的男人,一个工作中处处被人尊重的男人,突然间失去了左腿,任谁也无法不失衡。我身边也有人经历过类似的遭遇,比文中的丁健更悲惨,他三度自杀,我都狠不下心写下他的故事。。。

http://domainrato.com/wuxiaoli/371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