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金算盘免费全年资料 > 吴小莉 >

吴小莉对话王健林:从小对王思聪就有求必应

发布时间:2019-05-25 04:03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王健林:我们拥抱互联网我们的模式独一无二 吴小莉:您刚刚提到,文化产业您现在专注在看,另外一个您会专注看的,其实就是电商。你一直不断在做,消费者的体验,消费者的,无论是住房,或者是他的娱乐的这种供给,

  “吴小莉与行动者对话”,是凤凰新媒体旗下凤凰视频于2015全国两会期间推出的特别节目,通过嘉宾访谈与网友互动提问相结合的方式,带观众与时代行动者深度对话,而节目首期嘉宾王健林也在采访中分享了今年两会他最关注的焦点。

  吴小莉:在这个世界上,有的人被称为思考者,有的人被称为理想主义者,我从不怀疑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,但行动者的称谓,仍只属于一小众的人士。他们也许会犯错,更多会失败,但是行动的力量始终无法取代。

  吴小莉:您刚刚提到,文化产业您现在专注在看,另外一个您会专注看的就是电商。你一直在做消费者的体验,无论是住房,或者是他的娱乐的供给,那您对于互联网时代的,这种消费的变革您怎么看?

  我知道其实在之前有一个万汇网,(你)当时尝试把我们的商场的人流,导入到万汇网,成为我们一个会员的集聚地,提供服务。但是很多人觉得,那时候只是一个会员的互联网化,但是现在您和百度、腾讯的合作,做了这样的一个电商,您对它的期望又是什么?它最终会成为什么样的模式?

  王健林:电商应该是这样,我们做电子商务,应该说也是一种适应这个形势的挑战。我在会上给公司里边也讲,我们应该去掉对互联网恐惧,勇敢的去拥抱互联网。

  王健林:没有。我就说勇敢的去拥抱它。那我们来做,那一开始做什么呀?反正我先定一个主题,你不能做别人做过的,你要做别人做的就没道理了,就算我们有钱去烧,那也是最后进入一个,激烈竞争的这么一个格局,也不好。

  确实一开始,前一年是找不到方向的,所以他们起名字也起的不对,什么万汇网。他们的思路,还是想的把我们线下的东西,拿到线上来卖。后来公司觉得搞了一段时间,就觉得走不下去,把那个团队也解聘了,我们重新招聘一个团队。

  大家就这个问题讨论了足足超过半年。几十次会议,我都亲自主持开会讨论,几十次,慢慢的大家形成一个共识,就是我们这个将来只能做叫O2O。我们觉得,这个模式应该是我们今后的一个方向,我们最后给自己定位,就是做智慧广场,下个月底会有八款产品上线,到今年年底之前,我估计会有,二十款以上的产品会上线。

  比方说很简单,停车,只要火一点的广场都有这个问题,你不知道它有车位没车位,只能碰运气,到那去有了你就停,没有怎么办?排队。你像上海五角场那个广场,他们说排三十分钟,等停车库是常事,顺着马路排出去几公里,甚至十公里。

  王健林:不是。不是网络化服务,就什么意思,比方说我们这个O2O,就比方说,我们现在设计了一款,我们自己研发的产品,我们为什么买支付系统,电商是离不开支付的。我们这个产品在家里,这只手机你可以搜你想去的任何一个广场,假如满了,他们马上可以告诉你,什么时间有停车位,或者你第二天想去,你前一天甚至前两天,我下单通过支付系统,我订了我九点,到十二点的停车位,它告诉你多少号,停车位也可以预订。而且你到了以后,是手机自动导航,你把手机掏出来就行了,告诉你去找。

  比方说一层一千个、两千个停车位,找停车位都是很难,就算那个车位是你的,你找到也很困难,然后你消费完了下来,也是手机导航找到在这。

  王健林:对,这是一个。再一个比方说,我们现在去餐厅吃饭,去我们广场餐厅排队,那是一个大风景线,我们现在开发一个产品,你可以订任何餐厅的订位,甚至通过手机下菜单,如果你去过的话。如果没去过,你可以先把号排好,在商场里逛,我们给你设定一个,它提前五分钟提醒,或者十分钟提醒的功能,到时候一个提示。

  王健林:对,我们现在目的是这样,我们现在给他讲,我们现在做增值服务。为什么呢?适合年轻人的喜好,做增值服务,就是把所有做的更便利化、更智慧化、更方便化,减少了这些,省去了我们这些繁琐的时间,使他更乐趣。将来这个电商下一步怎么走,我现在我自己也不太清楚,也不排除我们这个网也可以卖东西,也可以做别的。

  吴小莉:就像您现在说的,增值服务其实还是服务于广场本身的人流的导入,还是对广场本身的营业是有帮助的?

  王健林:目前阶段的定位,就是让他结合我们自己现在的物流网的特点,线O,你只要流量上使用的会员数多了,广告就会有了。而且商家的促销我们有分成的,我这个月给你做促销,或者这一年给你做网上促销,你在去年基本上增加的多少,我分成。

  王健林:不,在这之前我们就想明白了。如果我们不把这个,故事说给他们听,其实很难说他叫电商。反正叫这个名字,在我们之前,他们是BAT,三家没有合作过的。

  王健林:不,他们是不合作的,竞争的关系。我们是首度两家合在一起,我原来想的是,三家都拉进来,可是你也知道,众所周知的原因,他们肯定是只能三选二,结果合作在一起。也是我们在讲,我们这个电商的模式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。

  王健林:我们现在最重要的问题,是我们的云数据中心还没有开业,毕竟我们才成立不到一年,这个要今年的九月、十月份才会开业。我们有了数据支持中心,这个流量导入才能更方便。

  再一个我们现在所做的就是,一个是比方说大家数据都开放,三家都是开放的,你的流量我也可以导入,免费,我的流量你也可以免费导入。这是一个支持;

  吴小莉:你刚才提到说,本来BAT三家都想找,但是当时是您没有找阿里巴巴,不愿意,因为他们的销售,跟你们这个物理网点的销售,是比较有冲突的。

  王健林:其实现在回头来看,我们跟阿里巴巴合作更好,更有优势。怎么说,就是说我们这个物理网,和他们网上卖东西,其实如果我们两家,来做这个O2O的话可能,比方说是不是会比跟搜索,跟微信是不是更合理一点,倒不是是不是更好,我觉得似乎应该更合理。但当初也许是我们自己没有把这个事讲明白,没把故事说清楚,也可能他们理解到,我们是不是要卖东西,他们觉得再跟你们合作卖东西,完全没有必要。所以我们的人跟他谈了以后,他们觉得除了对你的数据感兴趣,别的我们不感兴趣。所以我才去找了这两家。

  我们把这个故事说一说,他们觉得好像是,至少是一个,我们现在全世界没有出现过的商业模式。

  王健林:我发过信息。总而言之,就是阿里巴巴的热情没有这两家高,所以选了这两家。

  吴小莉:刚才您提到,您一直在跟你的团队说,不要对于互联网抱有恐惧的心理,他们的恐惧心理当时展现在哪里?是担心自己的物理网点的销售会被电商给侵蚀了,还是什么样的恐惧?

  王健林:就是互联网前几年刚大兴的时候,很多舆论说,将来线下都要死亡。所以很多线下的公司,相当一部分企业,就有了互联网恐惧感,以为是不是我这个行业要消失、要死掉。我后来反复冷静分析过,我觉得不太可能。

  为什么,我是从人类学的基本功能来分析,人的本质,第一本质首先是社会的人,这是马克思所说的,对不对。这个就是说人的属性,第一位是社会属性,人是不可能没有交集,人不可能没有情感交流,孤独的人是不存在的。我就想既然这样的话,人就一定是,他要交流,他要出去,他要有交集,他要出去展示。

  比方说很简单,你像女主持人,你长得这么漂亮,如果你不出去展示,全窝在家里,你价值就没有了,帅哥靓妹一定要出去展示展示的,

  王健林:拍张照上网,别人觉得就不太可靠了,看不到真人。还有你穿的好的衣服,挎的好的包包呀,弄的好的什么珠宝。再一个本身从情感交流也是需要。

  所以后来我们觉得,我们所需要做的,就是努力的去掉一些,被互联网冲击大的,标准价的这些商家,比方说图书、家具、电器,这一类有减少。我们在五年前,四、五年前做了规定,要把体验消费业占了50%,现在我们又定了新的目标,希望将来在60%,我们现在做了第四代一个产品,定的标准是80%,就体验一定要占80%,完全就是玩为主,游乐、玩为主,消费、零售就是一点点,现在看我们判断是正确的,

  吴小莉:很多人认为万达现在有两个关键的问题,对于未来性的。第一个,就是在瞬息万变的商场当中,您是万达绝对的领袖。您要怎么保障自己每一次的决策都是无误的?

  王健林:决策是这样,我是个人,不会是神,我不敢肯定我的决策都是正确的。所以我自己做决定是这样的,只要我们集体在研究,或者我个人做决定,觉得这个风险对万达有颠覆性,我就不做这个,我立马这个生意不做。

  我们大家分析,我把这个决定做下去。随着万达体量越来越大,引领能力越来越强,相对来讲就是失误,我也可以承受,这个决定我就可以做。

  吴小莉:有没有什么东西是您和您的企业,万一现在不做就会出现问题的?比如像互联网的转型,是不是就是其中之一?

  王健林:这个不会的,我们互联网现在也在做,而且我们给它五年,给了它两百亿的预算,已经是中国互联网成立以来最大的预算。在此之前,没有一个人说,我给互联网先投两百亿,我们三家出一批钱,然后再有些跟进的。

  王健林:我觉得如果从时间上看,稍晚了一两年。如果说我万达O2O的模式,如果在两三年前启动,也许会更好一点。

  吴小莉:当时什么事情,或者是什么样的情况,您没有警觉到,应该说还是对互联网认识不够。

  王健林:因为我们万达广场,的的确确像别的,受的冲击是比较小的,可能我们感受略差一点。

  王健林:对,我觉得这个应该是今后,互联网应该是一种对时代生活方式的一种改变,这个工具我们应该是运用他,而不是拒绝他。

  吴小莉:第二个关键问题,就是无论您是不是要2020年,要退下到第二线,您总有接班的问题。您也曾经提过,思聪是没有接班的意愿的,您会怎么样去解决接班这个问题?

  王健林:接班人是这样,我们现在有一批40多岁的总裁,在这个岗位上,这几个人都是未来的接班人的苗头。但是我说一句话,不刻意培养。我是很反对一个提法,叫培养接班人,我说接班人不是培养出来的,就像当年的是培养出来的吗?我现在也不确定谁是接班人。反正(是)40多岁的人,我觉得有一个规定,就是跟我的年龄差距至少要15岁,就是让他接班,至少让他有十年到十五年的时间,否则你没有意义。

  在这个年龄层当中,将来比方说三年左右,五年左右再做这个决定,就谁更服,因为你要知道还有一个问题,这些年轻人之前也是有竞争关系的,你也要考虑到,将来谁用上来更服众,而不是像,比如说当年老柳对杨元庆和郭为,就很为难。没办法,就一人搞一个公司,你们去搞吧,我不想将来万达因为两个人三个人都差不多,最后搞不下来。难道我们把他一分为三,叫他去搞?不可能。将来就是在这些人当中,最后看谁的威望更高,其实不是能力,真的。

  交班的时候,一万多亿的资产,千亿美金的收入,其实是组织体系在赚钱,不是哪个个人能力问题,也不一定是选最聪明,就是选最能服众的就行。

  王健林:最重要的有心理承受能力。因为这么大的企业,肯定是难事也不少,需要做决定也很复杂,这个人一定是有,强大的自我调节能力,强大的内心。

  王健林:远见嘛,现在再找这么全面的人也不多了,能执行好就行了。反正我退归退,我还可以思想上跟他,做做精神领袖,做做向导还是可以的,他们执行好就行。

  另外再说,我反正觉得,我们建了这么多物理的东西。我现在禁止公司投资,高杠杆的金融衍生品,已经写了公司章程,禁止投资高杠杆的金融衍生品,这个东西赚钱快,但是风险太高。起码不管我退下来,或者就是我死了,还能再稳个几十年,房子倒不了就行了。那你要做百年企业,百年企业,现在这个建筑物,一百年是没问题的。

  另外您刚刚提到老柳,柳传志柳董事长,他自己也提到,一定要趁他还看得懂,看得动,玩得动的时候,还有绝对权威的时候,去把接班人给部署好,事成了就是你,不事成了不可以再换人,可以折腾。套他那句话说,如果等到他真的自己也年事已高,无法去折腾的时候,就无力乏天了,我们不会那么晚,我们会在,就我退下来之前就会调整到位,其实现在已经有几个人选,只不过是他们互相在竞争就是了。

  吴小莉:我看您曾经说过,一个人的性格养成,最重要的其实是八岁到十五岁。您在十五岁的时候从军了,这对您的性格养成有极大的优势,就包括坚毅、守规矩,这造成了你在从事你的职业的时候,有很大的优势和好处。我也很好奇的一点,在这样的一个关键时刻,你把思聪送到国外去了,为什么没有选择把他留在国内,在您的身边言传身教?

  王健林:那个时候好像送出国是潮流了,那个时候就觉得留学就是金牌,可能我也有点从众思想,还有更好的想法就是,语言上有锻炼。

  比方说他读的那个英国学校很好,学校要求会四种语言,两门是必须会的,还有两个是选学的,英语、法语是必须要会的,然后还得选学,他又选学了拉丁和日语,就说起码我觉得教育方面,那个时候还是国外做的好。现在看,国外比国内还是要好一点,所以那个时候就送出去了。

  我觉得稍微欠妥就是,从现在自己走的路来看,可能是在中国读完了初中再出去,或者读了高中再出去,在国外完成大学,完成硕士研究,可能这样更好一些。

  吴小莉:在您人生成长的那个关键时刻,人格养成的关键是比较艰苦,但是养成了您现在坚韧不拔,就像您说的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强。有没有想过,会不会思聪因为在国外的优越环境,使他的这种坚毅性不如你?

  王健林:现在他年纪还到不了。其实我觉得我差不多,也是三十几岁以后觉得比较稳定,三十而立四十不惑,我觉得,有道理,真有道理。真到那个年龄的时候,他才会比较坚定的方向往前走,在这之前是摇摆的,自己的人生定位,包括我那个时候也是很潇洒的,玩好像也是我们主要的内容之一,后来才比较稳,可能他还没到那个年龄。

  再一个也许不是这个时代,也许过了我们那个时代了,现在的时代可能要求艰苦奋斗,可能也比较困难,不仅是他。

  王健林:我没有刻意的一个什么想法。因为说实话,现在年轻人,因为你在海外学习特别自主,他父母的建议也会听,也比较尊重我,但是他不会说你说什么听什么,他有自己独立的思考的,我觉得也是好处。将来怎么走,他说我可能今后就做投资,我说好OK,你如果投资真做几年,财报让我看点,让我足以放心,也不排除将来就把万达,整个投资板块给你,让将来你拿他结婚也可以,不愿意接整体的班,接一个部分也是可以。将来看他自己了,看他自己兴趣了,我觉得有好处。

  现在叫他做这个PE,最大的好处,他给我讲,每年要看超过一百个企业,其实他懂得很多东西,而且他还要懂得,管理怎么能够到位,而且还要懂得怎么看人,他接触不同的企业家,更主要接触不同的企业家,大的小的中的,这个我觉得是一种很好的学习途径。

  王健林:比较早的时候就提出来要买比较好的车,那次确实我想了很长的时间,买还是不买,犹豫半天,后来还是给他买了,那个时候算是比较过分的,比较年轻,几年前。那个时候我觉得差不多开就行了,要什么好车呢?

  现在年轻人的想法确实,都觉得父母这一代比较辛苦,好像比较土,光知道赚钱不知道花钱,其实我还好啦,我觉得我还可以。我觉得不知道花钱的,应该是香港那一代企业家,更老的香港那一批企业家,我觉得他们才是更土的,特别的节约,我都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,我觉得我还可以。

  吴小莉:中国的经济进入新常态的这种情况之下,您看2015年中国的房地产发展,会是什么样的一个走向?什么样的创新会有机会,还有什么样的挑战和机遇?

  王健林:2015年整个趋势,我觉得还是一个平稳的年,去库存化依然是主题。整体格局走势上,可能是个前抑后扬,上半年可能还是会难受一点,下半年以后会软一些,但永远不会再回到2012年之前了。真的永远不会再回去,就像青春时间过去以后,你不能再回到30岁,20岁,这个道理是一样的。

  中国房地产就说是,躺着挣钱那个机会不可能再回来了。因为整体的拐点,就是供求极度紧张,供求失衡,供小于求的时代过去了,现在基本平衡了。再过八年十年,也许会进入到供过于求的时代。

 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做出调整,就是基于这么一种判断,在这种形式下,还有什么样的机会呢?那就是做产业,做产业的地产还有机会,单纯的做住宅的地产,是不会有机会的。在中国比方说有一个产业,是非常巨大的,养老地产,在中国做养老产业,我到现在没有看到,像模像样的公司在做这个行业,什么原因?就是人们还没有摸到它的规律,如何让它赚钱,还没有找对一个成功的模式。也有人在做养老地产,盖一栋楼,找几个人,结果发现不好。

  那么是不是养老地产,也跟我们这个城市综合体一样,也需要打造一个社区呢,不是简单的一个楼的问题,要做养老社区,可能你需要有住的地方,需要有玩的地方,需要有消费的地方,可能,是不是这样我在想,你看这就是机会。

  你比方说还有,现在做这个产业地产,比方物流,现在在中国物流业,你可以想得到吗,远郊区的仓库租金,差不多跟城市中心的,这个商业的租金都有接近,你像北京郊区,上海郊区,还有成都,好多城市郊区的物流仓库租金,跟城里边差不多,好地段的商业租金差不多。什么原因,就是物流,但是这种物流仓库,这些设施的供应跟不上,还有很多其他机会。

  中国房地产也在讲,简单地做住宅是找不到机会的,大的机会是不太可能,就是要努力去发掘,大家还没有进入的,包括商业地产也是一样。就是刚才我说的,在三四线城市还是有机会的。

  吴小莉:比如说像雷军他们在做的,小规模的实验,比如说创业居屋,或者是创业者公寓这种模式,你觉得是有前景的吗?

  王健林:我曾经在上海最早,15年前吧,看到他们在做那个创业街区,搭了很多楼,就是给中小型企业做创业。我十四五年前,我还有点嘲笑他们,我说穷乎乎的人,来创业的人还付得起这个租金,或者怎么,你们还给补贴,将来能行吗?现在很成功,我现在去看,租金很高,很火,而且里边培养出了一批一批的,好多像模像样的公司。我觉得就是说,你一定要做别人没有想到的,就会有机会。

  王健林:楼市我觉得,我自己判断,在近两年不会有大的好转,可能略微会回暖,即使一些限制措施,最难的局面是2014年,我觉得可能会过去了。2014年是很多企业过的很艰难,可能2015年2016年,会比2014年略好点,但是不会大幅度的回暖。

  我以消费者的眼光来看的话,现在可能有些限购的措施会取消,对于楼市的这个价格,会有什么样的影响,不会有影响,因为消费者的心是买涨不买落,这个不会买落的。所以你看现在除了这个旺的时候,一个劲加息加税限购,它还在往上走,现在结果你取消了,反过来不挣了,他购买的欲望减弱了,这个就是消费者的一种心态,消费心理学就是讲这个道理,都是买涨不买落。

  吴小莉:现在看您布局文化旅游产业,看您布局国外的足球业,有人也在问,是不是您也看到了商业地产,在中国内地发展的天花板了?

  王健林:中国商业地产没有,我们恰恰相反,中国现在的商业地产是出现结构性的失衡,就是在二线城市,特别是一些局部城市完全过剩,比较典型的城市,沈阳,成都,像佛山,完全是无序,过剩。但是我们也再次通过调查发现,在我们的三线城市,还有相当一部分地级市连一个,不要说大型的商业中心,连多厅的电影院都还没有。

  而且我们中国,现在还有两千多个县,有两三百个县,县城人口也都是在四五十万的,所以我觉得三四线城市,恰恰是我们商业地产今后的一个主要方向。我们现在主要是,深入到三线个地级市,我先把它填满,然后还有空间去填排到前一百名,前二百名的县。

  其实真从投资回报的角度来看,我们现在做了测算,三线四线城市的投资收益比,反过来比二线、一线还要更好,我们自己其实是有经验的。

  重庆的万州,当初是万州的这个书记来找我,他是重庆市委常委,我确实很为难的,我一调查,那个地方多落后啊,当时高速也才刚通,城市人口只有40万,我觉得投万达广场,还要投酒店,我们又觉得,不投就怕得罪了。因为是过去老领导,又熟悉,又打了电话,后来我给大家开会讲,这一单就当我们扶贫了,我们去投。

 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,投资以后的效益,完全出乎我们意料,为什么。也可能它这个城市,以及周边几个县,都觉得把它看成了一个,核心了就像出国了一样,做了这么一个好的产品出来,还有一个五星级酒店,就觉得像出国一样,它曾经,这个项目到现在的记录还没有破,就是前三天开业,进去了110万人,你完全无法想象。

  包括我们在廊坊,大家说廊坊离北京这么近,廊坊能投资吗?廊坊那个时候的市委市政府,特别的真诚,而且给了我最好的位置,而且他们也真是有那个勇气决心,我们想哪个地方可以投,你们说个地点就行。我说我们就觉得,市委市政府这个地方可以建,我想你总不能说市委市政府搬家,他觉得可以,把市委市政府搬走,把地方给我们,我就没办法不投了,现在廊坊那个店的生意,也是相当不错。其实我们就觉得,反过来的中国的这种二三线的,或者说三线吧,三线里边还分ABC几个级别,我们觉得,可能这种城市的机会更多。

  王健林:中国的经济我个人认为,有三个比较大的风险,或者说是比较大的叫做压力也行,一个就是说经济持续下滑,持续下滑可能会带来通缩,这是很明显的,持续下滑以后,这个经济有自然规律的,一旦滑下去以后,想拖住就非常困难,所以这是我认为经济持续下滑,带来的通缩的风险。

  第二个压力就是结构调整,现在中国这个从调整结构,实际上是已经说了接近20年了,中共十三大就提出来,调整产业结构。但是到现在,中国经济基本上,主要还是依赖投资和出口,这确实是有问题的,第三个我觉得中国经济,现在比较面临一个大的问题,就是内需不振,就是我们尽管提出来要扩内需,现在内需增长的速度,同比还在增长。

  但是我们增长速度还在下降,你增长速度下降,就对结构的改善起不到提振作用,解决这个问题比较困难,不然的话,为什么到现在国家一系列措施,包括降准降息,也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,这个也是一个比较大的难题。

  王健林:我觉得这个可能要从根本上,还是要从提高人民收入着想,减税增收,两方面着力。一个是减一个是增。减是减税,我们现在其实,我觉得现在收的税,作为企业来讲,我觉得已经是很高了,已经觉得有一点税负的痛苦,这种感觉,连你这么大的体量的企业,你看很简单,我们每一年税收是超过净利润的,每一年的税收是大大超过净利润。这个小的企业也有这种压力,所以我觉得税收,其实可以适当减一部分税。

  你可以比方说出台一个,进一步降低企业所得税,但是可以有个约定,要把减税的这部分,增加多少到收入上去,增加员工收入,否则不给你减这个税。减税的目的,就是说让企业有投资的意愿,和给员工更多发钱的这种动力。

  第二个就是增收,就是现在比方说个人所得税,我觉得应该大幅度的范围提高,然后想办法增加个人收入,只有增加收入他才去消费,通过消费又带动了生产,形成一个良性的驱动。所以现在就是,如何提高中低收入者的收入,大幅度提高,不是一点点,把精力放在这儿。只有这个收入大幅度增加了,人们敢于消费,然后可能才会刺激中国经济,向好的结构方面转变。

  否则的话,你看现在消费不行,又得刺激,搞刺激,包括刺激房地产,刺激这些,可能最后的结果,就是进一步增加差额,过几年还会出问题,其实消费不振跟通缩的压力。

  王健林:现在我们万达广场,目前还没有看到消费下降。因为我们2013年比2012年,是人次和收入在增加,2014年同比还是在增加,但是不能因为我们这一家,来判断整个国家的形势。总体看,现在消费乏力,消费乏力的原因,我在想可能与收入不高有关系,但你说收入不高吧,出国还挺猛,一年一个多亿人出去,人均花一千美金的话,那也是一千多亿美金,实际上不只一千美金出去,这么多消费在境外。

  就是国家应该好好思考,我们鼓励老百姓出国,当然这是一种自由,看看外面的世界,但是也要思考,如果我们的国民,都把到国外消费作为一种兴趣,和一个方向的话,那反过来说,我们国内的消费和政策,是需要改进的。

  吴小莉:最后一个问题,是关于您的公益行动。我看到您做的一个方式比较特殊,像丹寨,你是整县扶贫,然后用你们的知识和能量去注入,您也曾经提到过2020年后,您或许如果不在这个决策一线,你就去包一个县去整县扶贫,就是您的扶贫方式,用这种方式去进行,是为什么?而且您花的力气也不少,为什么呢?

  王健林:就是根据我们自己的实践,得出来的一个经验吧。我们其实差不多在15年前,我们就对口帮了,在大连,对口帮扶的农村,这些年当然也,要看人均数也上去了,但是这么多年的扶贫,就发现一个问题,就是这个没有从根本上,改变他贫穷的这个,人均数上去了,但是贫困户,绝对贫困户还是减少不多。而且那个地区虽然上去了,但是在整个大连市来讲,还是处在一个比较落后的。

  所以我们就在想,我们那些扶贫方法,过去的方法不好使,所以这次我跟国家扶贫办主任,新上任的主任,我们过去是朋友,我们俩聊天的时候说,我说我搞了接近20年扶贫,我始终没有找到,扶贫的真正的好方法,我说我们要不要搞一个创新。

  他说提了一个建议,那就选一个,选一个地方,选一个乡,我说一个乡太小,没有典型,选一个县吧,后来就选了贵州,选了贵州,我派了一队人马去考察了6个县,最后他们选了这个县,交通有高速公路快通了。这个县我们后来就提出来,要彻底改革我们过去那种,蜻蜓点水,或者说是走马观花,那种是不行的,必须派人扎那儿。

  第二我提了一个口号叫普惠,不能搞人均数,不能五年以后说,人均多少数上去了,但是绝对贫困户,像那个县五万两千户,说只减少了五千户,这个不可以,起码五年后杀掉一半,这个可能就剩两万户,这个才叫本事。所以这个,所以我们还有这个。

  再一个就是我讲的,一定要从产业上着想,当地调研,现在还没有完全定下来,但是基本上定了先建一个学校,职业教育,大专,起码我讲了,大专毕业不说别的,万达可以用,我每年招一两万员工,最起码有一个保证,就是学校要建。

  第二个就是养殖,我们现在还没有完全定下来,是完全我们自己养,还是我们自己养和补贴老百姓,相结合,这还在调研,但学校定下来,可以先盖,工程可以先盖,总而言之,今年这里会把,整个扶贫基本模式定下来。

  我就是想通过我们这个试验,假如这一个县真的几万户农民,不要百分之百,这个永远不可能百分之百,百分之八十,或者更好一点,百分之九十得到改善,收入真正上去了。那我觉得可能我们这个扶贫模式,将来也许可以作为一种借鉴。

  王健林:我们有一个副总裁在管这个项目,但是我自己肯定每年会去一两次,因为这也是我兴趣所在。我想看看通过万达,这种模式有没有,对中国扶贫事业是一种创新,有没有这个。如果能做得到,我就跟刘主任讲,你就不用这个,再整50个企业100个企业,大家一人包一个县,总共200多个贫困县,对不对,如果能整100个企业,一人包一个,起码就砍掉一半了。

  吴小莉:吴小莉与行动者对话,这样的一个微博,有很多的网友知道,我们今天要来采访您,对您有一点提问,我们就快问快答一下。他说小莉姐求捎个话,他叫做太开心,他画了一个笑脸叫太开心,如果我能捎这个话的话。小莉姐求捎个话,请问一下公公,在收购皇家马德里之后,足球领域还会有啥新动作?

  王健林:这个现在呢这样,就是努力为中国足球振兴,还要做更多的事,但是现在还不能完全透露,我们签约以后再说吧,还会有大动作。

  吴小莉:还有一个网友在微博上发了,小莉姐帮忙捎个话,请问王健林叔叔,您怎么看待王思聪这个大V,他在微博界的国民老公的地位,还有太太团现象?

  王健林:这个地位,我觉得没有什么地位吧,就是多几个粉丝而已,有什么地位呀。

  王健林:我不喜欢这个说法,这个不可能有国民老公,就一个人的老公才可能,对不对,可能他现在没结婚,也可能大部分是调侃了,别信那个东西。

  吴小莉:然后我们凤凰总编辑,希望问您一下,就是现在关于内地和香港,因为自由行,因为两地文化的这种碰撞,造成的一些这种问题和话题,您怎么看?我觉得,还包括香港可能,要限制自由行的人数,您怎么看?

  王健林:我觉得应该这样看,就是自由行从根本上来讲,是帮了香港,可能香港人忘了97金融风暴以后,整个亚洲包括新加坡很多地方,这个泰国一塌糊涂的时候,是中国推了,内陆推了自由行,所以香港才免于,香港是唯一的亚洲金融风暴当中,就是发达区域当中,是没有受很大痛苦冲击的。自由行应该说对香港经济,有很大的帮助。

  可能现在的自由行,是不是人数偏多,超过了这么个弹丸之地的,承受能力。可能再加上一些过多的购买,抬高了物价,可能给香港人造成了一定的反弹,那么这种现象。

  我觉得可以考虑,适当的缩减一下自由行的比例,让香港感受一下缩减好还是不好,比方说先缩减30%,或者先限制一年的次数。如果缩减了30% 50%,香港人觉得难受了,觉得自由行还需要,那我们再放开一点也是可以的。

  吴小莉:您觉得这两地因为这样子的接触,产生了更多的摩擦现象,可以怎么样去缓解它和改变它?

  王健林:其实最大的改变就是大陆更发达,让大陆更发达,生活水平更高,让香港最后都觉得,还不如去深圳,还不如去上海,可能这个摩擦就没了。

http://domainrato.com/wuxiaoli/194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